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编:
邮箱:
梁咏琪和郑伊健|惠及民生福祉
您当前的位置是:台湾凯迅集团 > 国内 > 梁咏琪和郑伊健|惠及民生福祉

梁咏琪和郑伊健|惠及民生福祉

  新中国成立以来,梁咏琪和郑伊健|能源发展一直致力于更好地惠及民生。从用得上能源——无电人口用电问题全面解决,人均生活用电量从不足1千瓦时提升至约695千瓦时,到用上好能源——农网改造、油品质量升级等民生工程持续推进,再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作为亲历者和受益者,普通老百姓的生动讲述,串起了能源发展的70年变迁以及释放的巨大民生福祉。

     

  告别“拉闸限电”

  讲述人:张利国(54岁,律师)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上大学的时候,隔壁宿舍的同学用一种叫“热得快”的东西烧开水,那种电器的功率应该有几百瓦,直接插到暖水瓶中把水加热。很快,其他宿舍也开始效仿。结果问题来了,保险丝时不时就烧断。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过去的配电箱,远不是现在这种带自动断电保护的,而是用保险丝,电流过大就会烧断保险丝。后来有的同学把保险丝换成了不容易熔断的铜丝,结果差点出大事,导致学校严格禁止宿舍再用“热得快”。

  90年代初期,空调开始进入家庭。由于空调功率大,楼里谁家用了空调,即使不掉闸,灯也会变暗。由于常常掉闸,我住的小区装空调要先报批,否则属于非法安装,要拆除甚至罚款。记得我家第一次买空调时也是去居委会“报备”,还认真算过家里电器的负荷,居委会大妈再三嘱咐,村夫俗妇|“开了空调就别用洗衣机啊。”

  几十年过去了,我已搬了两次家,现在我家每个房间都装有空调,还有冰箱、微波炉、电烤箱……这么多电器,却再不用担心掉闸问题。最近,我还买了电动汽车,自己装了充电桩,一个充电桩的功率就是六七千瓦,这在过去简直不敢想象。现在我家一个月的用电量差不多比过去一年的用电量都多了。

  (本报记者 冉永平整理)

  观 察

  1949年,我国的发电装机只有185万千瓦,还不足今天一个中型电厂的装机规模。到1999年,我国发电装机增加到3亿千瓦,但电力仍紧缺,拉闸限电时有发生。2018年,我国发电装机已经突破19亿千瓦,人均发电装机容量也从1980年的0.07千瓦提高到1.36千瓦。今天,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都可以放心地使用大功率家用电器了。

     

  用上“阳光存折”

  讲述人:刘青叶(64岁,山东淄博市沂源县下土门河北村村民)

  过去哪想得到,屋顶装上“蓝板板”、晒晒太阳,就能有收入进口袋?

  前两年我在外地打工手受重伤,家里一下没了收入来源,成为贫困户。那段时间,我天天犯愁。去年女儿听说光伏扶贫,贷款给家里安了一套原装户用光伏。只要有光照,这些“蓝板板”就能带来收入,国家还给咱补贴。

  还别说,光伏扶贫真挺适合我们家这种情况。发出的电可以自用、剩余的卖给电网,无头男|每个月能带来五六百元的收益。现在技术也先进,女儿的手机安装了软件,能随时看到家里每天发多少电,如果哪里有异常还会自动“报警”,技术人员“上门看诊”。

  我们算了算,投入安装的钱四五年就能回本,剩下还能用20年左右,收益全归咱!有了这个“阳光存折”,接下来养老是不用愁了,也能给孩子减轻负担,脱贫真有奔头。这不,邻居看着眼馋,也跃跃欲试。

  太阳能不仅照亮了我们家的致富路,整个村也都受益哩。过去没有路灯,一到晚上黑漆漆的,出行不方便,村里人都待在家;几年前装上了太阳能路灯,晚上道路亮堂堂的,大家聚在一块散步聊天,别提多热闹了。相信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敞亮!

  (本报记者 丁怡婷 潘俊强整理)

  观 察

  光伏发电回报稳定、可持续,不仅能助力清洁低碳发展,也成为精准扶贫的有效手段。采访中,天合光能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山东沂源县,大约有1200户家庭安装了户用光伏,平均每家每年能有六七千元的收入。“阳光红利”正在源源不断地释放。

  在光照资源较好的贫困地区因地制宜开展光伏扶贫项目,既能增强贫困群众的内生发展动力和活力,又符合国家能源发展战略。截至2018年底,26个省份农网接入1930万千瓦光伏扶贫项目,惠及约260万贫困户。从一次“输血”到长效“造血”,“蓝板板”正成为“金罐罐”。

     

  不受“断气之苦”

  讲述人:李风琴(81岁,退休工人)

  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我记忆里北京人做饭取暖都是靠烧煤。

  煤有不同的烧法,最早是自己买煤粉,做煤球、煤饼。后来有了蜂窝煤供应,不用再自己做煤饼。那个年代,能烧蜂窝煤是一大进步,因为蜂窝煤比起煤球、煤饼占地小、好储存、易点燃。有时候回家晚了,夹一块蜂窝煤到邻居家火上烧一下,借个火就能着。所以,那个年代无论住筒子楼还是大杂院,家家户户门口都码着半人高的蜂窝煤。

  大约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家用上了煤气罐,拧开阀门,划根火柴,蓝盈盈的火苗就着了,又方便又干净。

  但是,用煤气罐也有烦恼,特别怕“断气”。做饭途中,灶火变小,大家都会很紧张,赶紧摇晃煤气罐,或者拿着盛满热水的脸盆去蒸煤气罐。这些办法都不管用,就得赶紧骑上车、驮着煤气罐去气站换。我就赶上过蒸着馒头断了煤气,好好的一锅馒头瞎了,所以印象特别深刻。而且,那时候煤气罐金贵,凭本定量供气,普通老百姓家一般只有一个煤气罐。如果煤气用得快,到年底就没气用了。

  进入21世纪,北京老旧小区改造,我们的小区通了天然气。通了天然气再不怕煤气罐断气了,随时点火随时着,而且不仅做饭烧天然气,连洗澡也烧上了天然气,既安全又方便,这样的生活,我年轻时做梦都不会想到呀! 

  (本报记者 冉永平整理)

  观 察

  李风琴家用能的变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能源70年来的巨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当家的能源就是煤炭,原油产量只有12万吨,而天然气产量几乎是零。截至2018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已经突破2800亿方,居世界第三位。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消费比重已经接近8%,全国大约有4亿人像李大妈一样,用上了方便清洁的天然气。

     

  煤电“脱胎换骨”

  讲述人:李建荣(55岁,国电电力大同发电公司员工)

  1983年,我被分配到大同电厂干设备检修。当时电厂用的还是上世纪50年代的6000千瓦和2.5万千瓦机组,污染物排放也比较多。记得师傅第一次带我去现场,噪音大到听不见说话,只能靠比划。一天下来工作服都黑了,在烟囱旁边弥漫着刺鼻的硫味,眼睛也是酸得很。那时候,设备自动化水平不高,缺陷比较多,检修人员需要频繁加班、抢修。说“苦脏累”真不夸张!

  煤电真正的“脱胎换骨”应该在2000年以后。随着国产60万千瓦超临界机组投产,煤电机组不断更新换代,技术水平迅速提高,如今我国煤电超超临界机组多项参数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国家出台一系列节能环保法律法规以及相关政策,加快了煤电污染控制和清洁生产的进程。2004到2009年,当时我所在的大同二厂先后投资3亿多元对机组进行脱硫改造。

  推动清洁高效利用,我们煤电人的脚步从来没有停过。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厂平均供电标准煤耗已从1978年的471克/千瓦时降至2018年的307.6克/千瓦时;粉煤灰、脱硫石膏等已广泛应用于水泥生产、建筑砌块、路基材料等;烟尘排放下降了99.8%,我们公司最先进的电厂已经能降至0.01克/千瓦时以下。如今,见不着滚滚黑烟、闻不到刺鼻气味,不少煤电厂绿树成荫、窗明几净,成了名副其实的“花园式”电厂。 

  (本报记者 丁怡婷整理)

  观 察

  煤电在我国电力供应结构中约占2/3,是保障电力供应的主力电源,也是煤炭较为清洁高效的利用方式。与煤电打了30多年交道的李建荣,见证了我国煤电的清洁发展转型足迹。截至2018年底,我国煤电超低排放机组达到8.1亿千瓦以上,节能改造6.89亿千瓦,大气污染物排放指标跃居世界先进水平。到2020年,我国具备改造条件的燃煤电厂将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重点区域不具备改造条件的高污染燃煤电厂将逐步关停。

     

  图片说明:

  图①:葛洲坝水电站一隅。 

  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供图

  图②:国家电网工作人员为四川省广安市溪口镇芭茅垭村杨云珍老人换照明灯。 

  人民视觉

  图③:广东省湛江市外罗海上风电项目安装风机塔筒。

  刘鹏飞摄 

  图④:长庆油田采油工人踏雪巡线。 

  何炳彦摄

  版式设计:沈亦伶


  《 人民日报 》( 2019年09月22日 07 版)

(责编:马昌、曹昆)